娱乐赌场注册,娱乐赌场网址,网上娱乐赌场

岁月印记:乡愁上土市 远去的古村落
字体【 】  编辑日期:2016-12-14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初秋微雨时节,来到上土市镇的梧桐坳、燕窝地、孙家湾及李家祠堂的老屋转了又转。郁郁青山之中,袅袅白雾之下,烟雨间的青砖黛瓦若隐若现,甚是美丽。走进老屋,就像摊开一本厚厚的历史书,一砖一瓦都在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古老故事,故事里有雕梁画柱的古祠堂,有历经百年的陈年古井,有坐在门槛石上抽着烟袋的老爷爷,还有村口那两棵守望千年的无名古树……穿行在老屋中,任岁月回流,儿时的记忆、浓浓的乡愁涌上心头。


航拍孙家湾老屋景观


九龙井乌桕树红叶


燕窝地老屋门前的百年四季青古树

 

孙家湾老屋


孙家湾老屋

 孙家湾老屋

    从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喧嚣城市缓缓走入溪水潺潺、鸟鸣山悠的上土市古镇,第一眼望见的是一棵郁郁葱葱的百年四季青老树,挺拔耸立在老屋的池塘边,与不远处的青山渲染相应,秋霜拂后的乌桕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鲜艳夺目,将山色染的通红,一点不逊于枫叶美。正当大家“贪恋”这美景时,突然在弯弯曲曲的小路尽头,一处用泥土和石块堆砌的古村落——孙家湾涌入眼帘,在柔软阳光的照射下,如金子般闪耀着。

 

 孙家湾老屋



 孙家湾老屋


                                             孙家湾老屋


燕窝地老屋石门



燕窝地老屋院内的天井池

      从高处俯瞰,村落是“回”形的,据当地的老人说,这形状像个铜钱,四周是高高的房屋、中间是低矮的天井,有聚财聚气的寓意。走进村落,这里是一个石头的世界,石头墙、石子路,除去青瓦和木门一切都是石头,可就是这样残旧石头房在压力的作用下,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经久不塌,足以见证祖先的勤奋与智慧。

孙家老屋概貌



闲置在孙家湾老屋的石磙


闲置在孙家湾老屋的石磨

 

闲置在孙家湾老屋的石磙

 

宁静的孙家湾老屋

      沿着石子路漫步到李家祠堂老屋中,这里处处都是别具匠心。老屋的门头上写着鲜红的“毛主席万岁”几个大字,一撇、一捺极其工整;门柱上一应刻着雕花和壁画,可见房主把心思和情感都寄托在上面;跨进院落,从院子到房间、从屋顶到壁梁,从窗户到天井,每一处都是清新雅致的装扮,就连院内的鹅暖石都经过精心打磨………

 

李家祠堂概貌

李家祠堂概貌



黄家湾老屋

 

航拍梧桐坳景观

 

航拍梧桐坳景观

 

梧桐坳老屋旧貌

 

梧桐坳老屋旧貌

    春秋的时光悄然改变着自然界烂漫的容颜,在梧桐坳,越往村落深处走,那一扇扇黑洞洞的破旧窗户、一个个紧闭着上了铁锁的罗门,那用一根柱子撑起的墙壁,那带着老狗留守在家的老人……破落的美让人心醉,就像是贴在山崖上的画卷,只能任凭风吹雨打,却再也留不住,回不去。隔壁一所建于清代的深沟铺学堂早已坍塌,院落里满是破窗裂瓦,一片狼藉,唯有挂在老槐树上一个光绪十九年的古钟在微风中向人们诉说着她曾经的辉煌。驻足凝望,思绪万千,昨日朗朗的读书声仿佛还在山谷中回荡,让人不禁唏嘘。

留守在梧桐坳深山里的老人

 留守在梧桐坳深山老屋里的老人

留守在梧桐坳深山老屋里的老人


  

 

留守在梧桐坳深山老屋里的老人

 

梧桐坳老屋前的老式粮仓

     如今,原生活在梧桐坳、徐家冲古村落里70余户居民都已搬出大山,迁至交通便捷的生活宜居地——禅堂村九龙井新居,一条宽阔的新公路贯穿其中,两旁是整整齐齐的红瓦新房,远处是规划好的方块田和一群群扶贫产业下的牛羊羔,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航拍徐家冲老屋景观

 

徐家冲老屋旧貌

 

徐家冲老屋旧貌

 徐家冲老屋旧貌


 

遗留在老屋门前的清代古钟

    一个走过几百年的村落,要迈向现代化,生活在其中的人们要舍弃许多,离开许多,甚至遗忘许多。而那些被舍弃、被离开、被遗忘的,在不久前还哺育过我们、抚养过我们,给我们带来快乐和幸福。古村落正在远去,新的城镇在日益繁荣,能留下的只有那一层夹杂着伤感与无奈的乡愁,黏在心坎上,又甜又苦,烙在岁月的印记里,久久拂拭不去……

    文:水在瓶   摄影:姜涛  张勇  赵舒梅  顾秀芳

 

航拍九龙井景观


 九龙井秋色



 九龙井秋色


九龙井秋色


九龙井秋色


古佛堂黄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