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赌场注册,娱乐赌场网址,网上娱乐赌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将星闪烁
少将王凤梧 ——大度儒将
字体【 】  编辑日期:2019-8-12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金寨县人,1901年生,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河南省郑州市革命互济会主任,河南省革命互济总会主任,中共焦作中心县委书记,上海中共中央交通局北线负责人,红十五军团政治部统战部干事。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政治部技术书记、总务科科长、民运科科长、军法处处长,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部秘书长,华北抗日民军第一旅政治部主任、旅政治委员,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政治委员,第五军分区政治委员,新四军第四师宿东游击支队政治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三师十旅政治委员,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五师政治委员,东北军区后勤部第四办事处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炮兵第二师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防空学校政治委员,军委民航局副局长、局党委代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高炮指挥部副政治委员。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85年1月在北京病逝。

 

 

在一代开国将领中,王凤梧将军以弃官从军、坚持白区斗争的非凡经历,和灵活机动的战斗作风、擅长政治工作的儒将风采而驰名于军内外。

地下斗争的勇士

王凤梧,1901年5月出生于金寨县南溪镇一个农民家庭。他自幼聪颖,好学上进,深受长辈喜爱。在同宗家族各位亲友资助下,他进入新式学堂学习,接受了新思想新观念,寻求救国救民之道。

1923年,他从河南农学院毕业后,先在官场谋职,不久担任河南省考城县实业局局长。他目睹官场腐败,军阀混战,官员醉生梦死,不管民族危机和民众疾苦的现象,深以国运民生为忧,也深感难以施展自己实业救国的抱负。

正在这时,大革命的洪流席卷全国。王凤梧便弃官从军,投入冯玉祥部国民军。那时各部队中的大学生凤毛麟角,所以他一到部队就担任少校书记官,参加了北伐战争。然而,新的军阀攻城略地,大肆搜刮,混战连年,民不聊生,哪能救国救民?在冯部开展兵运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看出王凤梧的苦闷、彷徨,便及时地对他予以开导、教育,使他认识了中国共产党,看到了国家民族的希望。

1929年,正在反动派血腥屠杀共产党人、革命处于低潮时期,王凤梧不为升官发财所引诱,放弃“飞黄腾达”,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艰险的地下工作。

当时,白色恐怖非常严重,中共河南省委机关和各地党组织经常不断地遭到破坏,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屠杀。为了抚恤救济牺牲者家属,中共河南省委成立河南省革命互济总会。王凤梧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千方百计筹集资金,一面资助党组织开展活动,一面救济烈士家属,并开展反对法西斯统治、反对白色恐怖的宣传活动,在严峻形势下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因而担任河南省革命互济总会主任。1932年7月和8月底,设在开封的河南省委连续两次遭敌破坏,省委负责人被捕遭杀害,至年底没有成立省委组织。但王凤梧领导的革命互济总会仍在联络、鼓励各地基层组织和党员坚持斗争。

1933年1月,中共河南省工作委员会在许昌成立,5月间迁到郑州,王凤梧担任省工委委员,先被派到西华、焦作等地巡视指导工作,发动各地群众开展年关斗争和春荒斗争。接着担任中共焦作中心县委书记,领导豫北工农群众开展日常经济斗争和抗日反蒋的政治斗争,发展党的组织。

1934年,王凤梧负责河南省至苏区的交通工作。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和搜查,党的各级交通员经常遭敌抓捕,交通工作愈益重要和艰险。王凤梧冒着生命危险,亲自跑鄂豫皖苏区一线的交通,机智勇敢地躲过敌人的侦探追查,避开层层封锁检查,一次次完成了交通任务。同年,他被调任中共上海中央局北线交通负责人,专跑华北一带的交通。

1935年春,王凤梧带着中央给鄂豫皖省委(此时已改为鄂豫陕省委)和红二十五军的几份文件上路了。当时红二十五军仍在长征途中,他只好乘火车到西安,一面打听红二十五军消息,一面搜集其他情报。7月中旬,红二十五军北出终南山,前锋直抵西安以南10余公里的地方。王凤梧立即带着中央的几份文件和搜集到的关于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开始北上、陕甘边有红二十六军活动的情报,找到红二十五军军部。代理鄂豫陕省委书记、军政委吴焕先和副军长徐海东亲自接待并谈话,在了解各方情况和中央文件后,当即作出红二十五军西征北上陕甘宁的重大决策。王凤梧完成任务后,赶回上海。此时,中共上海中央局和河南省委连遭几次破坏,有些负责人已叛变,两地党的力量损失殆尽。曾同王凤梧在冯玉祥部做政治工作的李大章(解放后曾任四川省长、省委书记、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将上述情况告诉他,要他赶快离开上海。他到了济南,找到在铁路局担任工程师的一个同乡同学,借了一笔钱,带着爱人来到西安,在一个朋友家住下,从此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在那艰苦、危险的环境中,王凤梧为了党的工作,结婚多年都没有要孩子。

平原游击显神威

1936年,全国抗日呼声越来越高,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陕甘宁。王凤梧急切希望找到党组织,参加抗日救国斗争,便只身赶往陕北,参加了红十五军团,并由军团长徐海东证明,恢复党组织关系,先给徐海东当秘书。不久,西安事变爆发,红十五军团开到西安附近,援助东北军、西北军,准备抵抗国民党亲日派的武装进攻。王凤梧改任军团政治部统战干事,侧重对西北军开展统战工作。

自1937年9月起,王凤梧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政治部民运科长、军法处长、秘书长,随部转战晋冀豫,先后参加平型关、晋东南反“九路围攻”、漳南、町店等战斗。太原失陷后,他率民运工作队深入晋东南沁县、武乡等地宣传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参军参战,配合三四四旅作战,多次粉碎日伪军的进攻。

1940年2月,八路军第二纵队在太南地区成立,辖三四四旅、新一旅、决死第三纵队等部,王凤梧先后任纵队秘书长、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政委,在濮阳、清丰、南乐、长垣一带参与指挥抗日反顽斗争,发展武装,建立根据地。进步军官朱程率部脱离国民党军张荫梧部,接受八路军领导,在一分区支持下迅速发展,至同年10月被改编为华北抗日民军第一旅。为实现党对该旅的绝对领导,上级决定王凤梧兼任该旅政委,加强政治军事训练,使其成为军区的主力部队。

1941年7月,鲁西军区与冀鲁豫军区合并为新的冀鲁豫军区,原一分区改称五分区,是军区的中心区,王凤梧仍任分区政委。他指挥分区基干团和民军第一团、第三团等部,与抗日群众坚持平原游击战,开展根据地的各项建设,粉碎敌人的多次“治安强化运动”和“扫荡”。1942年9月27日拂晓,日军第十二军出动1万余人,突然对五分区实施奔袭合围,企图围歼我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王凤梧和司令员朱程指挥分区武装英勇战斗,掩护军区机关和主力跳出敌人合围圈后,又机动作战,分散突围。正当军区首长痛惜五分区武装将受重大损失时,王凤梧等却率五分区三个团全部撤了出来。

王凤梧擅长政治工作,也善于带兵打仗,既关心同志,又尊重领导,是一位军政兼优、任劳任怨的指挥员。五分区有一个团是土匪武装改编的,有些干部怕到该团任职。为加强对该团的领导和改造,上级决定分区参谋长去带队。参谋长因精神紧张,工作劳累,经常吐血,王凤梧便派人到敌占区买药给他吃,治好了他的病。同时经常到该团指导工作,与干部战士同吃同住拉家常,稳定官兵情绪,加紧军政训练,使该团军政素质迅速提高。

1942年,中共中央华中局书记刘少奇回延安途中,受党中央委托,检查指导山东和冀鲁豫根据地工作。为了做好接待和保卫工作,上级将起义过来的分区司令员朱程调出,由王凤梧负责分区工作和接待工作。刘少奇在五分区住了一个多月,每天工作到深夜。王凤梧以儿子王抗战无奶吃为由,派人设法到敌占区买来牛奶罐头等营养品给刘少奇吃,其他干部战士不知内情,纷纷提出批评意见,王凤梧为此多次做自我批评和检讨,而使刘少奇到来的消息一直没有外泄,并且为刘少奇通过日伪层层封锁线顺利到达延安创造了一定条件。

面对日军装备优良、据点林立、交通便利、经常实施“铁壁合围”、“清剿”、“扫荡”的严峻形势,王凤梧带领部队加紧训练,学习、总结各地对敌斗争经验,时分时合,普遍建立便衣队、武工队、除奸队,以地道战、地雷战、院落伏击战、化装奇袭、敌进我进、攻打敌孤立据点、交通破袭战等各种战术手段,全面开展分散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在敌后平原地区站稳了脚跟,建立并不断扩大抗日根据地。

1942年底,王凤梧调到新四军工作,先后任第四师宿东游击支队政治处主任、政委,淮北军区游击支队兼第四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将华北平原的对敌斗争经验带到淮北平原,继续开展平原游击战,取得反扫荡反蚕食反伪化斗争的胜利。

刚柔有度一儒将

1945年10月,从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结业的王凤梧,带领一批县区团营级干部向东北挺进,途中遇新四军第三师主力3万余人也向东北急进,师长兼政委黄克诚曾任八路军三四四旅政委、第二纵队政委,对曾任该旅和纵队政治部秘书长的王凤梧比较了解,就要这批干部随三师行动,任命王凤梧为三师十旅政委。

十旅旅长钟伟是一位能征善战的猛将,但脾气不好,与历任政委都合不来。黄克诚可谓知人善任,王凤梧比钟伟不仅年长十多岁,资格较老,而且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胸襟坦荡,能忍能容,能文能武,刚柔相济。果然,钟、王两人带兵打仗配合相当得体,很快使该部成为头等主力部队。

随后,三师十旅紧急驰援山海关,先后参加绥中、高桥、务欢池等战斗,并于1946年3月首先攻克东北平原中部战略要地四平市,歼敌数千人。在为期一个月的四平保卫战中,十旅浴血奋战,打击了国民党五大主力的新一军、新六军的嚣张气焰。

9月,十旅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野战部队的第二纵队第五师,1948年1月改为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五师,王凤梧均任师政委,与师长钟伟率部参加剿匪反霸、三次南渡松花江、四保临江和1947年夏季、秋季、冬季三个战略攻势作战。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的《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称五师“系东北部队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量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以猛打、猛冲、猛追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坚力亦很顽强,为东北部队中头等主力师”。在东北野战军12个主力纵队36个师中,这个评价是最高的。林彪经常直接指挥这个师,该师创造出许多著名的战例。

如1947年3月,在第三次南渡松花江作战中,林彪三次电令五师进至长春路东配合一纵队消灭敌新一军一部,而五师坚持在靠山屯围攻敌七十一军八十八师一部,迫使敌八十八、八十七师回援靠山屯,因而林彪改变计划,调一纵、二纵和六纵配合五师作战,重创敌七十一军。同年底,五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5分钟就突破号称“辽西走廊”的彰武城防,创造“迅速突破,大胆分割”的范例,受到党中央和东北野战军总部表彰。

1948年12月,王凤梧任东北野战军特种兵炮兵第二师政委,在平津、太原等战役中,用重炮摧毁敌人坚固工事,支援兄弟部队取得攻坚胜利。

解放后,王凤梧历任军委防空学校政委、国家民航局副局长和党委代理书记、空军高射炮指挥部副政委等职,为创建中国民航事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受到周总理表扬。

王凤梧淡泊名利,有功不居,不计较职务高低,黄克诚大将要他主持民航局工作,他却坚持要到空军工作。很少出门的徐海东大将看重他的文采,多次带着病体亲到他家口述或商谈,由他执笔写回忆录和红二十五军战史资料,还写过《靠山屯战役》等文章,但他从不署名。王凤梧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0年11月离休,“文革”时期遭打击迫害,被迫到飞机场劳动。他曾任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5年1月病逝于北京,享年84岁。

    分享到: